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ny132的博客

做人知足,做学问不知足,做事知不足……

 
 
 

日志

 
 

【xny原创】老爸,你是我的大树(二)——表叔的电话  

2014-02-10 15:16:32|  分类: 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xny原创】老爸,你是我的大树(二)——表叔的电话 - 清风鸣蝉 - xny132的博客
 
           2月9日下午,和先生一起到弟弟家陪老爸、老妈唠嗑。
        五点零二分时,老爸接到个电话。一番询问,原来是多年未联系的远在重庆的表叔打来,邀请老爸、老妈去重庆游玩的。
         老爸询问了表叔家人情况,得知他们一家一切安好,四个儿子都有了较好的工作,收入颇丰,家里买了新房,日子过得很红火。我们都为表叔一家有今天这么好的生活感到高兴。
         “真好!知道你们一家过得好,我们真高兴!我们也就放心了!”老爸激动得像个孩子。
         “我们一家能有今天的生活,那要感谢你们老公婆啊!没有你们,哪有我们的今天啊!你和表嫂有空一定要来重庆好好玩玩,来回机票我儿子会买。”表叔在电话那头似乎也很激动。
         “他今天能这么说,说明人都是懂得好的。虽然这么多年都没联系,但他还记得我们。”妈妈悄悄朝我们耳语。
        那个我们一直称呼为“表叔”的人,其实跟我们家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我们姓徐,他姓孙,当年为了叫起来顺理,他就称呼老爸为“表哥”,我们就顺理成章地叫他“表叔”。
        表叔原是老爸年轻时任教的上半岭村的孤儿。他四岁时,母亲因生他弟弟难产离世。父子三人相依为命过了十二年,十六岁那年,父亲肺痨病屡屡发作,当时我的老爸就常常跟一起搬迁到这里生活的老妈帮助寻医问药,到镇里请医生给表叔父亲治病,怎奈妙手难回春,表叔父亲还是撇下两个年幼的儿子和一栋四面漏风,八方漏雨的破瓦房撒手人寰。
        那一年,我五岁。记忆中,表叔父亲是个独子,家中没有其他亲人。去世时,是个风雨大作的秋日。两个兄弟跪在父亲的病榻前哭得凄惨,却没有任何乡亲近前抚慰和给予援助。作为表叔两兄弟老师的老爸便挺身而出,跟老妈一起到表叔家帮忙处理后事。老爸一出马,村里的乡亲们也随即跟着一起帮忙,花了三天三夜,老爸花光了自己家里所有的积蓄,总算帮助这两兄弟为他们父亲办理了较为体面的丧事。
         随后,这两兄弟便离开了那间破瓦房,搬到学校(其实就是村里的祠堂),和我们一家人一起住,他们从此就成了我们家的两员。老爸两岁丧母,八岁丧父,作为同样是孤儿出身的老爸最能体会孤儿的苦痛,他千叮咛万嘱咐,要求妈妈、我和弟弟要善待这两位表叔。妈妈便像对待亲生儿子般疼爱这两兄弟。
        半年后,老爸便筹划帮助表叔拆旧房,建新房。我曾亲眼目睹老爸召开了村民大会,动员大家共同出力,帮助兄弟俩重建家园。老爸亲自带领乡亲们上山砍伐大杉木,几个人“嘿哟,嘿哟”抬着回来。经过大约半年多的筹备,家里请来了木工师傅,加上筑墙帮工的人,每天都有一二十人吃饭,母亲每天起早贪黑地筹备食材,给大家煮饭、送点心,我跟刚刚学会走路的弟弟也跟在身后帮忙捡柴片,烧火,送茶水。
         八个多月后,一栋新房建起来了。我们一大家子全搬进新房居住了,大家欢天喜地的,表叔兄弟也开心地在新房楼梯上来回跑。然而,因为建造新房,老爸的体力过分透支,搬进新房后,他便病倒了,还好当时正值暑假,没有耽误教学。
         那一年,老爸三十三岁,老妈二十五岁。
         那年的秋天,老爸被调离上半岭村,到比这村子更大的东村去任教。从此,老爸和老妈便开始了两地跑,不断地给表叔兄弟俩送粮食送蔬菜。逢年过节时不是两表叔到我们家,就是我们举家前往表叔家,一起团员过节。在老爸老妈的多方呵护下,两表叔也逐渐成长为强壮的劳力。
         大表叔二十岁时,老爸为他说了一门亲,对象是老爸的学生下半岭村的姑娘秀娇。订婚的礼金是老爸卖了老妈辛辛苦苦养了一年半的一口大肥猪筹齐的。订婚仪式后,我就开始叫秀娇表嫂了。
         表叔结婚时,老爸老妈一起到表叔家帮他操办婚事,我被邀请去跟一个也是老爸学生的大姐姐一起接新娘。才九虚岁,七周岁的我等不及表嫂“咿咿呀呀”哭嫁到半夜,便倚在表嫂家的竹床上睡了。大人们只好背着我跟在大花轿后面,迷迷糊糊中,在风不动马灯微弱灯光的指引下,大队人马在欢天喜地中从下半岭村走到了上半岭村。直到表叔家放响“噼噼啪啪”的迎亲鞭炮时,我才清醒过来。哇,一看从花轿里走出来的表嫂满身绣花红妆,头戴凤批,美若天仙,心里乐滋滋的,真为表叔感到骄傲!
         一年后,表嫂生了个小弟弟,老妈便奉老爸之命,跟老爸一起挑着两筐共二十只大公鸡到上半岭村为表嫂坐月子去了。此后一个多月,家中一切事宜皆由老爸操持。记忆中,老妈不在身边的日子是非常辛苦的。那时候,我十岁,弟弟七岁,妹妹四岁。老妈不在身边,我便要负责照顾弟弟妹妹。老爸的严厉,一旦缺少了老妈的调节,我们的生活便在惊恐不安中度日如年。当时,年幼的我们真有点讨厌表叔一家,讨厌他们掠走了我们的母爱……
        后来,我便到镇里读初中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与表叔一家见面的机会渐渐少了,听说表叔一家的日子也越过越好了。再后来,小表叔到惠安娶了个惠安女表嫂,就定居在惠安了。渐渐地,渐渐地,有关表叔一家的印象便从我的记忆中渺远了……
        读高一那年的寒假,大表叔来了,带来了自家制作的糍粑和年糕。好久不见,自是觉得亲切。老爸老妈摆上好酒好菜款待表叔。席间,表叔愁容满面地说:“这几年,因为村里的年轻男女横死的很多,村里人都说村子里闹鬼,很多有门路的家庭都搬到邻近的大村子去定居了,目前村里只剩下我们一家和一个单身汉家、一个五保户家了。秀娇说天一黑就害怕,晚上都睡不安稳。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来请表哥帮忙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找机会搬出去。”
        此后的一段时间,老爸利用假日东奔西跑,托朋友多方打探消息,终于在二月间有了眉目。联系到了繁华古镇斜滩有一户单身汉五保户,七十岁了,想收养个儿子为他养老送终。几经撮合,表叔一家便顺利迁往斜滩,成了繁华古镇的子民。当时,我和弟弟正好都在那里就读,偶尔有到表叔家吃顿饭。老爸和老妈在逢年过节时依旧会给表叔一家捎去一些土特产。
        上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以后,直到现在,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表叔一家人了。有关他们的记忆只是在老爸老妈谈起他们时才依稀清晰起来。从中知道了表叔的大儿子高中毕业后成绩不好,上了个技术学校,学习室内装潢设计,参加工作没几年就赚了挺多钱,他一人的收入远比我们一家子的收入多得多,心里真为他们感到高兴!
        此时此刻,再次听到表叔的声音,顿时就倍感亲切了。老爸、老妈轮流跟表叔聊了起来,聊了半个多钟头,还意犹未尽。弟弟说:“开饭啰!先别聊了,有空去重庆看望他们吧!”老爸老妈才依依不舍地和表叔说了些吉利话后说了“再见!”。
        晚上,细细回想有关表叔一家的记忆。忽而,便觉得老爸真的是棵大树!不仅是我们的大树,更是表叔一家的大树……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